浴帽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浴帽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伯颜忽都简介元顺帝第二任皇后结局怎么死的

发布时间:2020-02-26 19:59:06 阅读: 来源:浴帽厂家

伯颜忽都简介_元顺帝第二任皇后结局怎么死的?

伯颜忽都皇后简介

弘吉剌·伯颜忽都(1324年-1365年9月7日),元惠宗(元顺帝)第二任皇后,宣慈惠圣皇后真哥的侄子毓德王孛罗帖木儿之女。

弘吉剌·伯颜忽都(1324年-1365年9月7日),元惠宗(元顺帝)第二任皇后,宣慈惠圣皇后真哥的侄子毓德王孛罗帖木儿之女。元统三年(1335年),皇后答纳失里的兄弟谋反,皇后答纳失里也被毒死。至元三年(1337年)三月,元惠宗册封伯颜忽都为皇后。

伯颜忽都生皇子真金,二岁夭折。伯颜忽都性情节俭,不妒忌,动不动就以礼法自持。本来元惠宗打算立他一向宠爱的高丽人奇氏为皇后,只是丞相伯颜硬行劝阻,元惠宗只好立了伯颜忽都为皇后(伯颜忽都跟伯颜并无特殊关系)。奇氏居兴圣西宫,元惠宗很少去皇后的东内,奇氏生下一个儿子,取名叫爱猷识理达腊,更加赢得了元惠宗的欢心,1340年,元惠宗册立奇氏为第二皇后。

一次伯颜忽都跟从元惠宗巡上京,走到中道,元惠宗遣宦官传旨,欲临幸皇后,皇后推辞:“暮夜非至尊往来之时。”宦官多次往复传达,皇后竟拒之不纳,元惠宗更加尊重她。元惠宗问皇后:“中政院所支钱粮,皆传汝旨,汝还记之否?”皇后回答:“妾当用则支。关防出入,必己选人司之,妾岂能尽记耶?”伯颜忽都居坤德殿,终日端坐,未尝随便出门。至正二十五年八月二十一丁未日(1365年9月7日),伯颜忽都皇后驾崩,享年42岁。奇皇后见其所遗衣服弊坏,大笑:“正宫皇后,何至服此等衣耶!”一个月后,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从冀宁回京,哭皇后哭得很悲痛。

如何当上皇后的?

答纳失里皇后就这么死了,少年皇帝需要再立一位新皇后。对于谁坐这张宝座,元顺帝的心里早有人选。但是他刚提出这层意思,就被权臣伯颜毫无还价余地地拒绝了。

理由很简单:小皇帝心爱的女子,是一名女奴。

元王朝的势力范围极大,高丽就是它的一个属国。做为属国,高国每年都要向元王朝进贡,而在“贡品”中占相当比重的不是财物,而是人。女人。被选为贡品的女子一般被称为“贡女”。高丽贡女并不一定美艳动人,但是份属“贡品”,官贵们都以拥有高丽女奴的多少与数量相比较,女奴少且“质量”差的,往往被人取笑。如此一来,元王朝索要的贡女数量就越来越多。上至皇族宗王,下至蒙古色目高官,都不停地向高丽索取贡女。高丽国为了满足宗主国的需求,不得不多次禁止国中婚嫁,以便选取贡女。

偏执的伯颜太师,怎么可能允许让一个高丽女子成为皇后呢!就连当年钦察氏当上原配皇后,在伯颜看来都是不合规矩的。因此元顺帝册立奇氏的要求一经提出,就立即被伯颜坚决挡了回去。按照伯颜的思路,元顺帝必须按照成吉思汗定下“弘吉剌氏生女为后,生男尚公主”的规矩,册立一名出身显赫的弘吉剌氏为皇后,才是正理。

于是,在钦察氏答纳失里皇后死去的第三年,即至元三年(公元1337)三月,元顺帝依照伯颜的意志册立了他的第二任皇后。她的名字叫伯颜忽都,出身显赫的氏族,是元武宗皇后真哥的侄孙女,父亲是毓德王孛罗贴木儿。她也是元王朝历史上最后一位弘吉剌氏皇后。

按照官样套路,弘吉剌氏伯颜忽都也得到了一道写得天花乱坠的册后诏书:“帝王之道,齐其家而天下平;风教所基,正乎位而人伦厚。爰择配以承宗事,若稽古以率典常。咨尔弘吉剌氏,淑哲温恭,齐庄贞一。属选贤于中壸,躬受命于慈闱。勖帅来嫔,蹈榘仪之有度;动容中礼,谨夙夜以无违。兹表式于宫庭,宜推崇其位号。乃蠲吉旦,庸举彝章,遣摄太尉某持节授以玉册宝章,命尔为皇后。於戏!乾施坤承,克顺成于四序;日明月俪,久照临于万方。朕欲跻世于乂安,尔其助予之德化,共御亨嘉之运,益延昌炽之期。勉尔徽音,聿修内治。”

然而华丽的词藻并不能掩盖伯颜忽都皇后生涯的寂寞苦涩。而这份苦涩,似乎从她封后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有了预兆:册后大典进行之际竟天降大雨,新皇后还未来得及接受朝贺,典礼便草草收场了。

此后伯颜忽都的皇后生涯就象那场典礼一样,虽然她是皇后,虽然元顺帝偶尔也会光临她的居所,但她却没有真正得到皇后应有的待遇。面对这样的处境,伯颜忽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忍耐力以及深谙后宫生存之道的智慧(尽管这种智慧是那么无奈和可怜)。

伯颜忽都刚做皇后的时候,元顺帝倒也对她新鲜过一阵,她还生下了一个儿子真金。不幸的是这个能够成为母亲护身符的嫡子只活了两个年头就夭折了。伯颜忽都皇后非常清楚自己并不得宠的事实。尤其是当奇氏也生下皇子、当初坚持要册立伯颜忽都的权臣伯颜又被贬而死之后,无论奇氏有多招摇,表现出多少得宠的模样,做多少本来应该由长皇后去做的出头露脸的事,伯颜忽都也从不表现出丝毫的的怨恨妒忌。有时候就连她身边的宫女都看不过去发牢骚,她也一言不发。她皇后生涯中的绝大多数日子,都只是日复一日地端坐在自己居住的坤德殿里,既不议论国家大事,也不管后宫的是非。她连自己生活的那个宫院都很少走出去,当然也就没有什么是非能找上她。

农家之友

地理教学

苏州教育学院学报

暨南学报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