浴帽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浴帽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女儿被强行抱走后意外死亡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2:11:11 阅读: 来源:浴帽厂家

妻说用命讨公道;夫言就当妻已死

晨报记者调查:家暴背后疑云重重

失去女儿的江霞看着曾经与女儿的合影泪眼婆娑。

一边轻拍、抚摸着怀里的布娃娃,一边低声哼着摇篮曲,见到江霞时,她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间,而她的脚下散落着被剪碎的合影照片

自从女儿没了,我觉得一下子所有的都变成了空白,只剩下一个假娃娃来陪我。江霞摸了摸怀中的布娃娃说,她只想知道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,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讨回一个公道。

相识几月后闪婚

2011年3月,33岁的江霞在家附近的一家工厂上班,恋爱的事总被一拖再拖。年老的父母为了江霞的婚事可谓是操碎了心。

年纪那么大,再不找个人嫁了谁会要啊!父母的埋怨声总是在江霞的耳边响起。可因为自己没什么交际,加上家里条件一般,怎么找一个托付终身的人?

江霞的难处,父母也看在眼里。于是,父亲托人在县城里找了一位跟她年纪相仿的男子,准备撮合两人。第一眼,江霞觉得这位名叫章华安的男人还可以,所以也答应了父母,两人先交往着看看。

几个月的时间,一来二往,两人的感情虽说没有那么轰轰烈烈,但江霞还是觉得章华安应该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。

虽然不是经常见面,但对他的感觉还是可以。考虑到自己已经30多岁,江霞没有顾虑得太多。当年7月,她就与章华安订了婚,并于12月领了结婚证。

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江霞与章华安的生活和其他小夫妻一样,也会为了柴米油盐等事拌嘴,吵得厉害时还会动手。有时因为吵得厉害,江霞不得不回娘家避难。

可让江霞没想的是,这种事愈来愈多。江霞的同事说,曾多次看到章在大庭广众之下打骂她。厂里的一些朋友都看不过去:结婚那天就发脾气,本来叫我们12点去吃喜宴,可我们要12点才下班,结果我们没到,他就在那数落江霞。

江霞的遭遇让旁人很是同情,可她坚信两人的未来会很美满。然而,这一切似乎只是江霞的一厢情愿。

2012年中旬,江霞与章华安在一起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。可她对章华安的感觉越来越不好,她觉得章华安太贪玩,脾气很暴躁。

为了一点事就打架,我真不想跟他生活。虽然江霞心里是这样想的,但父母却总是劝她,说夫妻生活总有一个磨合期,过了这个时间就会好的。看着父母为了自己的事操心,江霞只好跟章华安和好。

胎死腹中后的冷暴力?

2012年7月21日晚,江霞与章华安再次发生争吵。因被丈夫打,江霞只好报警求助,民警随即将江霞送到医院检查。

当天的检查报告显示,江霞头颅外伤,胸部外伤,宫内早孕。得知怀孕的消息时,江霞忘掉了与章华安之间发生的一切不愉快的事,并开始为生一个健康的宝贝做了很多准备。

8月18日,江霞第一次做产检。可当她拿到结果时,整个人愣住了,报告显示停胎。医生告诉她,停胎就是肚中的婴儿停止生长。

不生长?那不是死了?江霞怀疑是之前与丈夫发生矛盾时引起的。

他真的太不顾家了,我在医院流产时,他没给过一分钱,都是我娘家出的,我养月子也是在娘家。江霞哭泣地说。

正是因为这次经历,章华安对江霞越来越冷落,家庭暴力事件频发。江霞说,刚开始她和婆婆的关系并不是很僵,但后来为了婆婆的事丈夫却经常对她大打出手,我妈跟我婆婆说丈夫老是在外面打牌,叫她多管管,可她却说,谁家男人不打牌。

江霞对章华安完全失去了信心,她慢慢地看清了章华安的本性,经常打牌、上网,一玩就是凌晨一两点回来。为了找章华安回家,江霞每次下班后都到网吧去,可每次都是独自回家。

他经常睡得好好的突然爬起来,说要跟我离婚。面对章华安的冷漠要求,江霞只好答应,离婚就离婚,我是真的不想过了。江霞记得有一次凌晨3点,就因为丈夫的一句话,她只身回到了娘家。

可后来章华安的姐姐又多次找到江霞,他姐姐劝我回去,说两人感情是要慢慢来的,她也会劝劝弟弟。江霞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,看到姐姐这么说,于是,她拿着包袱回到了家中。

二次怀孕被疑非亲生

2013年初,在家里生活了几个月,江霞和章华安的感情依旧没什么起色。正在此时,江霞又怀孕了。她觉得有了小孩,丈夫可能会对她好些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我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,可他还是打我,经常把我赶出家门。江霞说,因为被丈夫打,她曾多次报警,但没起到任何作用。

我报了三次警,但他还是打我。怀孕的江霞被打后跑到了娘家,这一呆就是几个月,他没有来找我,也不管我过得好不好。江霞虽在娘家住,但她对丈夫还抱有一线希望,然而等了几个月,丈夫却连一个电话也没打。

有一次我不舒服,就打电话给他,打了8个电话他都没接。江霞对章华安越来越失望,她甚至不想再回到那个所谓的家,我们在一起3年了,可我在他家生活的时间不到1年。江霞说,在她怀孕期间,丈夫章华安没给她任何方面的关怀和问候。

我怀孕没工作,问他要点营养费,他都打骂我。因为被打,江霞又被送到了医院。

2013年9月16日,江霞剖腹产生下了一个6.8斤重的漂亮女孩。而这次最让她失望的是来自丈夫的怀疑,他说我肚中的孩子不是他的,我说可以,到时候去做亲子鉴定。

眼看着章华安对自己越来越冷漠,江霞彻底对这个男人失望了,我只想好好地把小孩带大。不过,让江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女儿出生的第五天竟被章华安强行抱走了。

我去了好多次,但他都不让我跟孩子见面。江霞说,第一次见到孩子,是孩子出生一个月后。当时是在邻居的劝说下,丈夫才肯让她和小孩见面,我看了几次,加起来不超过3个小时。

无助的江霞只好在娘家补养身体,但女儿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牵挂,他不准我跟女儿见面,也不准我回家。

因为丈夫对自己不闻不问,2013年10月25日,江霞向彭泽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离婚,2013年3月我就起诉过一次,当时没离成也是因为他家里人和肚中的孩子。

案件被法院受理,江霞就等着判决离婚后再打官司争夺孩子的抚养权,可这时却发生了一件让江霞到现在都不肯接受的事。

女儿抱离三月离奇死亡

12月19日一大早,江霞接到丈夫姐姐的一个电话:孩子出事了,你赶紧到医院来。听到这个消息,江霞整个人都懵了,她赶紧找了辆车来到彭泽县城的一家医院。

我去的时候小孩已经死了。江霞抓狂般地问章华安到底怎么回事,可章华安却一字不提。小孩死后被送到了火葬场,公安部门也介入调查。

江霞被父母带回了家,精神几乎崩溃,整天抱着一个娃娃以泪洗面,这是我弟弟买给我女儿的,没想到女儿却再也用不到了。

女儿突然死亡对于江霞来说是最惨痛的伤害,可死亡的原因是什么?江霞道听途说了很多,有人说是他(章华安)玩游戏没有照看好女儿,也有人说是为了报复她,丈夫才害死小孩。但哪一个是真是的,江霞也不清楚。

距离小孩死亡已经有数天,江霞一直等着罗家告诉她小孩下葬的时间,可等了六七天仍然杳无音讯。28日,江霞到火葬场去准备给女儿拍一张遗照,可却得知女儿的尸体已经下葬。

女儿莫名死亡、下葬这一系列的打击让江霞顿时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,我觉得一下子我的所有都变成了空白,只剩下一个假娃娃来陪我了。江霞抚摸着手中的娃娃说,她只想知道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,哪怕是用自己的命讨回一个公道。

当记者联系到章华安时,他似乎不愿多做解释,提到她,我就反感,我对她没话说,她在我脑海里永远消失了,我就当她死了。章华安说,小孩的死是意外,他已经尽力找人抢救了,但还是无济于事。 (文中当事人皆采用化名)

沈阳工服制做

山东工作服订做

东营职业装订制

泰安西装订做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