浴帽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浴帽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海都记者羊年过年纪一起来聊结婚那些事儿图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20 16:47:08 阅读: 来源:浴帽厂家

闽南网2月27日讯 每每过年,结婚是个绕不过的话题。

我们有女记者就在正月初四订婚了,婚纱照都提前拍好了,不过小编透个底,婚纱照把她拍白了,她因为有点黑,我们都习惯叫她婷哥。

我们也有女记者嫁给了内蒙古的汉子,这个年跟着飞到了北方,她带回来的故事是,那里给长辈拜年,要磕头,身在南方的媳妇们也许在想了,这习俗我们要是有也不错。

河哥的女婿日

我和河哥的结婚照

在闽南,正月初二,俗称女婿日,已婚男子,在这一天需要陪同爱人回娘家,也叫“做女婿”。今年的正月初二,我的未婚夫,人称河哥,和过去两年一样,打扮得精精神神,提着烟酒来到我家。陪着我爸和姐夫们,狂饮了5个小时才告退。

亲人们都说河哥脸皮厚,连续三年“做女婿”没转正,还敢再登门。2013年春节,河哥第一次做女婿时,他带的礼物差点被老妈扔出门。

河哥是安溪人,我是南安人,我们在大学时相识相恋。2012年毕业后,我在泉州,他在漳州龙海。刚工作不久,我就告诉老妈,我恋爱了。不出所料,没房没车、异地工作的河哥,老妈看不上,几度要棒打鸳鸯。

母女斗争持续半年,到了春节,我决定让老妈先见见河哥,说不定看到本人,会改变老妈的看法。耳闻老妈的种种厉害之处,河哥早已胆战。“阿姨,新年好。”一进家门,河哥主动打招呼,老妈只点了下头,摆出一张臭脸。看到河哥带的东西,老妈还说了句,“等下回去,要带走。”

午饭时,河哥和老爸都喝了点酒,老爸直接和河哥谈判。“我养女儿不容易,我也舍不得她这么快嫁人。”老爸借着酒劲说,“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,但是,要有两年时间观察和考验你的为人,你能接受吗?”河哥眼睛直直地盯着老爸,很坚决地说:“我可以!”

河哥走的时候,老妈原本想把他带来的东西扔出去,在老爸的劝说下,老妈才勉强收着。

第一次见面后,河哥完败,尤其当时的他,身高180cm,却只有120斤,完全不符合老妈的择婿标准。不过,我们并没有气馁。五一、中秋、国庆,只要有空,河哥就会到我家里,露个脸,送点小东西。比如购物卡、茶叶、湖头米粉之类的,都是老妈最爱。一来二去,老妈也不再臭脸相向。

老妈态度的转变,发生在河哥的第二个女婿日。当时,老妈因为更年期综合征,不断往医院跑。河哥来时老爸和老妈正好在医院里,河哥特地赶到医院陪老妈看病拿药。之后有一次,河哥又从安溪赶到泉州,陪老妈看病。

我假装有事离开一下,留下河哥独自在医院里,跑上跑下。这一切,让老妈感动不已。当天下午,我们一起送老妈回南安后,老妈一改从前态度。不仅让他留下来吃晚饭,还让他住下,隔天再走。

去年5月,河哥放弃了第一份工作,来泉州上班。虽然工资不到以前的一半,但却让爸妈看到了他的决心。有一天,我不经意间,听到老妈跟邻居聊天,称河哥为女婿,之后果断向我们逼婚了。正月初四,我和河哥在两家人的见证下举行订婚仪式,河哥明年的女婿日终于可以名正言顺了。(陈晓婷)

挂钱儿与磕头拜年

内蒙古农村民居的挂钱儿

今年春节在内蒙古赤峰过,这是我第一次在北方过年,也是我这个新媳妇在婆家过的第一个年。

情人节那天,我和X先生上午7点登机,直到第二天晚上5点左右才到家。让我惊喜的是,第二天一觉醒来,拉开窗帘,院子里一片白茫茫,摩托车上、草垛上、篱笆上都铺上一层白雪,那木片和树枝就像裹着奶油的巧克力和饼干一样诱人,原本看起来杂乱的院子在换上洁白的新装后,也变得高贵优雅起来。

我迫不及待地披上大衣,穿着棉拖,拿着相机就往雪堆里钻。在我的镜头里,每咔嚓一张,都是一幅画,院子、杏树、裹着白雪的杂物堆、低矮的屋顶、烟囱……还有烙在雪里的深深脚印子。

X先生带着我逛逛村子,因为村子里就几十户人家,所以彼此十分熟悉,逢人见面就打招呼,倍儿亲切。家家户户开始张灯结彩,粘春联、贴窗花、挂灯笼。这些和南方没啥两样,但这里的特色是贴“挂钱儿”,就是在自家的门楣上,贴上一排色彩缤纷的剪纸,上面镂刻着吉祥的图案和文字,五颜六色,煞是好看。

原来,挂钱儿是一种民间剪纸艺术,用红绿灯花纸刻成各种象征吉祥如意、四季平安的图案,过年时贴在门楣上,象征着吉祥。贴挂钱儿的习俗,源于唐宋时期的“幡胜”。唐宋时每逢立春日,人们便用银箔和罗彩,剪成饰物或小幡,戴在头上或系在花下,用以欢庆春日。

这儿的除夕大餐是饺子,在中午12点过后开始吃,通常长辈会在饺子里随机放入几个硬币,如果吃饺子吃到钱的,就寓意着今年要赚大钱了。今年婆婆一共包了五六十个饺子,往饺子里包了6个硬币,结果我也好运地吃到了一个,乐开花了。

过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一个,就是“磕头拜年”。大年初一一大早,X先生领着我到爸妈跟前,他们坐在炕上,我们一起给二老磕头拜年,祝他们身体健康。而这时奶奶屋里也挤满来拜年的人,因为奶奶是村里年长的老人,所以除了家族里的子孙外,还有村中邻里的中年和青年男子也过来给奶奶磕头拜年,问好,聊家常。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的拜年习俗。(郑薇)

老同学相亲

正月初二是女婿日,三个未婚的老同学回德化县城,我开车负责拉人聚会,前后拉上三个老同学,听了一路他们的相亲奇遇记。

“我回来前,刚分手。”第一个上车的是大鸟,他是现役军官,有个初恋女友,情投意合,五年前俩人要谈婚论嫁,结果被父母棒打鸳鸯:女方父母认为两地分居不合适,女儿随军又太远;男方父母也不大乐意,儿子是军官,怎么能找没有“正式工作”的老婆呢?

初恋女友伤心两年后,找人嫁了,娃都会打酱油了。大鸟则进入每逢假期必相亲的模式,去年春节回来,终于对上眼了一个,还是在校大学生,电话、短信、QQ、微信谈了一年,双方父母也都同意。可最终大鸟还是决定断了这段感情,“找一个当地的结婚,对双方都好”。

拉上大鸟,来到叶子的家里,这哥们生于1988年,当年班里年纪最小,成绩最好,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直读博士班,年前刚在福州安顿下来,在一所重点大学当老师,现任女友也是相亲认识的。“初二到未来老丈人家里,谈妥了,7万元全包,其中5万元是聘金,其他是各种杂费。”

如果没有意外,小两口今年五一就要办婚宴了。“钱啊钱,一夜回到解放前啊!结个婚,赤贫了!还得负债!”叶子说,大鸟把女友分了,是从零开始;他把婚订了,也是从零开始。

正聊着,老万自己跑过来,“过几天要办婚宴,你们都得来啊!”他的故事是:同样相亲认识的女友谈了五年,本来去年要订婚,结果未来老丈人要求上门!老万是家里的长孙,虽然还有一个弟弟,但老人态度很明确、很坚决:咱家丢不起这个人,你们还是分了吧!

拖了一年,最终妥协,双方各让一步,联姻。“谈了五年,舍不得这份感情。”老万说,以后的事情再看着办吧,反正夫妻俩都是在福州,跟双方老人都离得远,应该还不至于产生大的矛盾。不过,说的是联姻,结果5万元聘金一毛钱不能少,其他费用还得再另外算。

“你老丈人也太狠了,人要钱也要啊!”叶子大叫一声,老万也只能是摇头,“我这才是从零开始啊!女方这边我就不说什么了,自己的父母,感情的裂缝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补全!”(徐锡思)

推荐阅读:海都记者羊年过年纪 用爱冠名书写故事[组图]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北京做植发正规的医院?

门牙中间有缝隙,不想做矫正可以做什么,

自己脂肪隆胸手术

自体脂肪隆胸效果可以保持多久呢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