浴帽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浴帽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失独老人何处安放我的暮年

发布时间:2021-01-05 12:00:12 阅读: 来源:浴帽厂家

失独老人:何处安放我的暮年

在今年的端午节当天,一些失独(失去独生子女)家庭在北京聚在了一起。用失独老人的话说,他们是在彼此慰藉,抱团取暖。   “没有孩子签字,养老院不收我们”   75岁的清华大学教授潘妙亮是一位失独老人,工作了53年,至今没有完全退休,每天弓着问号一样的脊背,往返于职工家属楼和办公室之间。   潘教授34岁结婚,35岁有了孩子。在他70岁、老伴63岁,正需要孩子照顾的时候,儿子却因心脏病离开了人世。   潘教授家中至今还保留着儿子去世那天早上吃剩下的馒头。那块馒头放在盘子里,用保鲜膜封着,上面贴着的一张黄色正方形即时贴写着:“这是小宏2007年2月13日早晨吃剩下的最后一块馒头。”   “儿子离开我们以后,我和老伴两个人像被抽空了似的,空虚、难过、无助、不安……”为了心里踏实些,潘教授想给自己和老伴的晚年找个安置所。然而他们发现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  “没有孩子签字,养老院不收我们。”潘教授一连跑了好几家养老院,尽管他和老伴的退休工资足够支付养老机构的费用,但这些养老院还是将他们拒之门外。   按照相关规定,养老院接收老年人需要亲属签字担保,以便出问题时有人负责,医药费、住院费超支时有人支付。没了儿子,潘教授和老伴在北京又没有其他亲属,没人签字,就进不了养老院。   “眼下我们越来越老了,总有走不动的那一天。”潘教授说,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国家能为失独群体设立专门的养老机构。   “如果儿子还在,病床前也会有人守着我”   王德亮今年60岁,6月初刚刚退休。16年前,儿子因为车祸永远离开了他。儿子去世后,妻子和他离了婚。   今年年初的一个早晨,王德亮病了。“上厕所要起身时,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起不来了。幸好当时是在单位,同事赶紧把我送到医院。”这是王德亮近两年来因脑血栓发病第3次住院了。   生病时,王德亮心里就越发觉得空落落的。没有亲人照顾,实在下不了床时只能花钱请护工,只要稍微能活动就自己照顾自己。   王德亮说,年初住院时,与他相邻的病床住着一位80岁左右的老人,女儿时常来看望,给老人按摩身体,喂老人吃饭。“有时候看着看着,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流下来。”王德亮的声音沙哑了。   说话间,王德亮掏出手机,翻看着儿子的照片。“这是儿子10岁时照的,这张是他12岁那年照的……”王德亮叹了口气,“如果儿子还在,今年都35岁了,也会在病床前照顾我了”。   王德亮告诉记者,他在武汉的一位失独朋友王宝霞,2012年被诊断为脊椎严重弯曲压迫神经,需要尽快手术,就因为找不到人签字,手术延迟了一星期。经过多次协调,还是当地辖区居委会伸出援手,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。   患有糖尿病、脑血栓的王德亮特别害怕自己像王宝霞一样,万一哪天需要手术时没有人签字。同样让他担心的,还有病发时不能被及时发现。“到时我只有听天由命了。”王德亮说。   “别人和我谈到孩子时,就像揭伤疤一样疼”   在失独老人的聚会上,69岁的王阿姨失声痛哭。女儿去世前,每年的端午节都会尽量来陪她。   除了一个QQ聊天群,王阿姨几乎和外界没有任何交流,就连这次参加失独老人聚会,也是被QQ群里其他失独老人硬拉来的。   7年前女儿去世后,王阿姨的生活轨迹就彻底改变了。以前,王阿姨每天早上“雷打不动”出去锻炼身体,可自从女儿去世后,她就把自己关在房子里,每天不等天亮就出去买菜,接着就是一整天不出门。“特别害怕别人和我谈到孩子,有时不经意的一句话,对我而言,就像揭伤疤一样疼。”   “直到现在,我每天还像放电影一样回想女儿的一幕一幕,钻心地疼。这样的痛苦已经熬了7年了,好不了了。”王阿姨说,过年过节是最难熬的时候,“看到别人家欢声笑语,自己家冷冷清清,眼泪都快流干了”。除夕夜里,王阿姨抱着女儿的遗像,整宿不睡。  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老年病房主任鲍枫说,“白发人送黑发人”不仅会使老人的精神遭受很大打击,也会导致生活模式的改变,从而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,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社会功能受损,远离人群,害怕与人接触,任何细小情节都可能引发其痛苦回忆。   2011年,中国计划生育协会曾对14个省的1500余户失独家庭进行调查。结果显示,近一半失独父母患有抑郁症,70%~80%的人存在不同程度的精神创伤或心理障碍。   失独家庭关怀体系待建构  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《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(2013)》显示,2012年,我国至少有100万个失独家庭,且每年以约7.6万个的数量增加。   近年来,失独家庭逐渐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。我国政府也在逐步加大对失独家庭的扶助力度。2007年,我国出台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扶助制度。符合相应条件的,政府给予每人每月不低于80元和100元的扶助金,直至亡故。从2012年开始,扶助金标准提高到每人每月135元。   各地也根据实际制定了失独家庭扶助制度。在深圳市,失独家庭每月最高可领取补助770元;重庆市目前每人每月的扶助标准提高到了260元;北京市每年为每位失独父母出资2800元,购买涵盖养老、医疗、意外、人寿、女性安康等险种在内的综合性保险;山西省对于失独城镇家庭一次性补助3万元,农村家庭补助2万元,对60周岁以上的失独者,城镇每人每月补贴1000元,农村每人每月补贴800元。   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,失独群体面临的不单纯是经济问题,更是社会问题。北京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副所长、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穆光宗教授表示,目前,国家层面还没有专门针对失独家庭的制度化帮扶措施,各地措施存在标准低、形式单一、政策不衔接、可持续性不强等问题,建议政府建构失独家庭民生关怀体系,给他们营造一个关爱的社会环境。   穆光宗说,帮扶失独家庭涉及经济扶助、医疗救助、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等多个领域,因此要建立多部门帮扶的协作机制。设立失独家庭帮扶专项资金,加大生活帮扶力度,保障失独老人的基本生活;建立公共服务体系,通过购买社工服务为特殊家庭提供适宜的生活照料;积极培育专业社工人员,为失独家庭提供有效的心理咨询服务,进行科学的精神帮扶。

贵州产品设计

安康产品设计

阿克苏工业设计

昆山工业设计

相关阅读